萤光幕下》每一场戏,我都必须逼走「张孝全式」的情绪

2020-08-02
[导读 ] 我想演出很坏很坏的 坏人 演员多数处于被动的状态,虽然有挑选脚本的机会,但也仅能就对方找上你的时候,才能够选择演出或者不演出。因此张孝全从不刻意去幻想尝试特定的角色。他期待的是自己能够在下一个角色里如……

萤光幕下》每一场戏,我都必须逼走「张孝全式」的情绪

我想演出很坏很坏的 坏人

演员多数处于被动的状态,虽然有挑选脚本的机会,但也仅能就对方找上你的时候,才能够选择演出或者不演出。因此张孝全从不刻意去幻想尝试特定的角色。他期待的是自己能够在下一个角色里如何尽可能的发挥,突破自己。不知不觉演戏资历已经超过十年,「我很想试试演出很坏很坏的坏人,或者是心理状态非常不同的人。」

对演员而言,每演完一部戏,总有一段抽离情绪的阵痛期。而张孝全一直以为自己并不会严重地受到角色的潜移默化。前阵子演出《念念》时,柯宇纶饰演他剧中女友失散多年的弟弟,在戏杀青后,柯宇纶告诉他说,在拍这部戏之前,他不懂得该如何向妈妈表达自己的情感,现在则会向她说出我爱妳。在那个当下的张孝全才突然意识到,原来 拍戏的确也对他产生影响 ,只是他一直以来都没有察觉,他跟妈妈的感情很好,但之前并不会用语言来表达,而现在则不知不觉会了。

萤光幕下》每一场戏,我都必须逼走「张孝全式」的情绪

萤光幕下》每一场戏,我都必须逼走「张孝全式」的情绪

萤光幕下》每一场戏,我都必须逼走「张孝全式」的情绪

逼 走张孝全式的情绪

「一部电影最能吸引我的就是剧本了。」导演和演员或许也是接戏的考量之一,但对张孝全而言更重要的还是回归故事本身。演出《青田街一号》中的杀手角色,带给他非常大的挑战,因为故事中虚构的群体,在现实中其实也真正存在,因此他必须要去揣摩,演出想像与真实并存的空间 。去年拍摄的《迷城》,是他的第一部动作片,有几场戏是拿着真刀拍摄,当下一度让他非常紧张。但他直言真刀和道具刀带给他完全不同的心理状态,因而让他乐于挺而走险,逼出自己的极限。

日前甫下档的《念念》,给予他与众不同的对戏经验。其中有一场阿翔跟教练冲突的戏,拍摄之前他刻意酝酿了很浓的情绪,当正式拍摄时,拍着拍着就在他情绪溢满之际,张艾嘉突然喊卡,让他心中纳闷不已。但张艾嘉并没多做解释,只要求他休息一下,然后拿着之前所拍摄的阿翔童年时期片段让他重覆观看,并要他思考小阿翔的倔强。结果过了一会再拍,张孝全的心理状态神奇地有了转变。「一开始我的情绪是属于张孝全而非阿翔的!」张艾嘉观察到其中的差别,然后以一种温暖细腻的方式让张孝全调整情绪,过程和结果都让彼此非常满意。

萤光幕下》每一场戏,我都必须逼走「张孝全式」的情绪

萤光幕下》每一场戏,我都必须逼走「张孝全式」的情绪

萤光幕下》每一场戏,我都必须逼走「张孝全式」的情绪

精采留给拍戏, 其余 留给 家庭

「如果人生不觉缺少,那绝对是最快乐的。」因此,他不画过多的计划与蓝图,而着眼于当下,对他而言,未来的样貌都因现今的每个当下而形成。

但他仍有梦想。他想要一直演戏,然后可以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。他喜欢的生活很简单,远离城嚣盖个房子,在有海且开阔的地方生活着,每天简简单单。精采就留给拍戏,其余留给老婆与小孩。

 

延伸阅读:

预测「金马 52」演员五大奖:幸运选对了角色,再有演技才是实力

从演员背影的抽动就让人心痛:为何说《百日告别》,值得一座金马?

9 大魔术数字解密金马 52,《聂隐娘》荣登二位数提名最大赢家!

(全文由 inCULTURE 品味生活网  授权刊载,Facebook 粉丝专页 ,原文标题:《电影焦点/逼走张孝全式的情绪-张孝全》;禁止转载)


上一篇: 下一篇: